攀钢钛业上调钛渣价格的背后风暴


2011-7-27 11:17:49 理论探讨
    钛业龙头攀钢钛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攀钢钛业),在中国钒钛之都攀枝花掀起一场风暴。
    7月1日,攀钢钛业有限公司突然把供给本地钛白企业的钛渣价格上调1000元/吨,达到8000元/吨左右。钛渣价格和涨价幅度双双创出历史纪录。攀枝花其他钛渣厂及邻近的云南几个钛渣厂紧随其后,宣布上调钛渣价格。
    与原料涨价相反,钛白产品的价格近期已经出现小幅下跌。攀枝花钛白企业均认为,攀钢钛业这次逆市提价,除了赚取更多利润外,还有其他目的。
    鲜为人知的是,在这次“攀钢钛业带头提价,企业限产降低消耗”的连锁反应之前,占攀枝花钛白一半产能的钛海科技、兴中钛业、鼎星钛业,由于无法从攀钢钛业采购到原料而被迫停产。是攀枝花钛产业协会受攀枝花市政府委托出面协调,攀钢钛业才勉强恢复了对本地钛钛白产品企业的钛渣供应。
    记者调查发现,涨价背后还隐现另一家山东公司的身影山东东佳,其对外宣称为“中国最大钛白生产企业”,通过买断攀枝花当地钛白原材料使当地供应链出现中断,为钛渣涨价获得外部动力。
    但兴中钛业副总汪上飞认为攀钢涨价动力不只是来自山东东佳,还来自内部,攀钢钛业正在为做大钛白产业寻找并购机会。
    钛白公司的高库存、市场不景气不仅存在于攀枝花当地企业,攀钢集团下属钛厂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本报了解到,攀钢下属重庆钛厂的钛白库存现在已经达到3000吨,而攀钢刚刚取得控股权不久的东方钛业6月份也承受不住库存压力,被迫限产。7月8日下午,记者就业内的这些传言向攀钢钛业求证,但是攀钢钛业听到这些话题后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而这一情况在华东地区同样存在,6月9日16日攀枝花政府官员、钛白生产企业负责人组成的考察团前往华东学习先进经验,考察团发现钛白行业的标杆企业宁波新福钛白有限公司的钛白库存高达6000多吨,比攀钢系的企业还要高。
    钛白企业库存压力大,钛白市场成了买方市场。钛海科技供应部部长黄世见告诉记者,以前钛白销售采取现款现货,现在生产企业开始允许客户延期付款。大互通钛业副总童登建说,现在钛白产品销售已经开始出现每吨几百元的销售折扣。
    钛白产品滞销,为什么钛白产品的原料钛渣会突然大幅涨价呢?
    兴中钛业副总汪上飞分析,国内的钛渣供需在50万吨60万吨这个区间,总体略有缺口,但是基本平衡。“在一个正常的市场里面,供求关系基本平衡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导致价格突变的。这次涨价是人为操纵。”
    而且众多企业认为这次价格同盟最大的破绽是时间:6月30日,在攀钢钛业钛渣价格宣布上调1000元之前,攀枝花其他渣厂以及离攀枝花最近的另一钛矿产地云南突然静默了一天,不接受攀枝花钛白厂的询价电话,这次明显不再是跟风,而是等待,等待攀钢率先执行涨价约定。7月1日上午,攀钢钒钛宣布每吨钛渣涨价1000元,同日下午攀枝花其他渣场和云南各渣场宣布价格上调。
    “虽然我们没有搜集到攀钢串通其他企业涨价的证据,但是我们毫不怀疑我们的推断。”在钛渣涨价事件中,攀钢成了众矢之的。“因为攀钢的钛渣产量比攀枝花地区其他渣厂的钛渣产量总和还要大。其他钛渣企业定价历来参照攀钢。”
    攀钢钛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自己的行业地位做出了这样的解释:全国的钛矿钛渣的价格确实在看攀钢,但是攀钢并没有绝对定价权,谋求钛产业中绝对定价权还仅仅是工作目标。

    搅局者山东东佳
    促使攀钢提价的外在动力,来自国内另一家行业巨头:山东东佳。
    该企业靠从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进口的钛矿钛渣作为原料生产钛白产品,从几年前2000吨产能的小厂起家,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为国内少有的产能过10万吨的钛白生产企业,目前开始以“中国最大的钛白生产商”自居。
    “原来每吨加拿大高钛矿在济南的到岸价才几百元,现在已经达到3500元。”攀枝花钛产业协会副会长陈建才向记者透露,在原料受制于外的山东东佳,近来开始在攀西地区寻找收购矿山的机会。
    但是据记者了解,由于现在钛矿开采是暴利行业,没有企业肯出让矿山,未能如愿的山东东佳随即启动了后备策略买断攀枝花。
    本报从攀枝花当地钛企了解到,今年6月份,山东东佳和攀钢钛业签订了原料购销合同,但是至今攀钢都未公开承认合同的存在。
    记者从攀钢钛业内部了解到,山东东佳谈判方式让他们大跌眼镜,对攀钢说“价格你定,你说多少就是多少;量我定,我要多少你就得给多少。”
    就这样,攀枝花的钛白产品原料被山东东佳秘密买断,钛白企业直到库存耗尽仍采购不到原料时才知道。随后,钛海科技、兴中钛业、鼎星钛业三家企业直接向攀枝花市政府请示,希望制裁攀钢钛业,但问题是,攀钢钛业隶属央企,攀枝花市如何能制裁得了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呢?
    这几家钛白生产企业认为,攀枝花政府向攀钢钛业施压的筹码是地方低价电指标。攀枝花钒钛产业园区内的企业有低电价指标,指标内的价格比其他工业用电低0.2元左右。攀枝花政府拥有低电价指标的分配权。如果攀钢钛业拿不到低指标电,每吨钛渣的生产成本将增加几百元。
    但据记者了解,攀枝花市政府并没有直接向攀钢钛业施压,而是委托攀枝花市钛产业协会副会长、攀钢钛业第一任总经理陈建才出面从中调解。陈建才认为,攀钢钛业这么做,虽然短时间内可以获得更多的收益,但是本地钛白生产企业大批倒闭后,影响攀钢钛渣未来的销售,对攀钢钛业的未来发展不利。
    鼎星钛业董事长赵国民告诉记者,调解的结果是,攀钢钛业给攀枝花市政府面子,恢复对当地企业的钛渣供应。但是阳奉阴违,7月1日上调对本地企业的钛渣供应价。
    有人猜测,攀钢钛业是为了保证给山东东佳的合同供应量,才想出了提价限制本地需求的策略。

    逼退是为了整合?
    但是钛白企业兴中钛业副总汪上飞有自己的判断,他认为攀钢涨价动力不只是来自山东东佳,还来自内部。他直接质疑攀钢钛业贸易公司领导,“别人涨价是为了要钱,你们涨价是为了要命。”
    汪上飞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据攀钢内部人士透露,现在攀钢钛白产品的产能有十几万吨,计划在“十二五”末,钛白产品产能扩大达到100万吨,占全国1/3。而实现目标的方式有自建和重组两种。
    “以前收购重庆的渝钛白,今年,攀钢钛业由参股东方钛业变为控股东方钛业,目前正在打算在锦州钛业和镇江钛业方面有所动作。在攀枝花本地,攀钢曾想整合更多的钛白生产企业,但是处在大行情中的钛白企业,都不理会攀钢抛出的橄榄枝。”一位攀钢内部人士向记者如是描述攀钢的整合策略。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钛白企业已经沦为矿厂的打工仔,底气可能就没那么足了。正如大互通钛业副总童等建所说,“钛白企业的困境前所未有,随时有可能出现停产的企业。”
    而据记者了解,受钛渣提价影响,最先倒下的企业可能是攀钢系之外的钛白企业。
    现在攀枝花的钛白全部采用硫酸法生产工艺,按主要原料的用量可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全部采用钛精矿作为原料进行生产。生产1吨钛白产品耗用2.5吨钛精矿;第二种是采用钛渣和钛精矿混合作为原料进行生产。生产1吨钛白产品耗用约1.1吨钛渣、0.5吨钛精矿。
    目前,攀钢系的攀钢钛业、东方钛业、天伦化工、卓越钒钛钛白企业采用第一种方式全钛精矿为原料组织生产;钛海科技、钛都化工、大互通钛业、鼎星钛业、兴中钛业5家钛白企业采用第二种方式钛渣和钛精矿混合原料组织生产。
    微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是为当地众钛白企业提供废物处理方案的公司,该公司董事长汤铁透露,第二种生产方式与第一种生产方式相比,不产生硫酸亚铁,生产每吨钛白废弃物处理成本低1000元,使用钛渣成本高10002000元,总体差别不大。但是现在钛渣涨价幅度远远超过钛精矿的涨价幅度,现在第二种生产方式比第一种生产方式相比,成本高2000多元。
    其实,即使攀钢钛业不上调钛渣价格,钛白企业的生存环境也不容乐观。
    据攀枝花钛白行业协会统计,今年全国钛白产能超过230万,明年300万,2015年将超过430万吨。攀枝花钛产业协会个人会员郑谟预计,钛白产品的需求增速不会有产能增速那么高,产大于销的局面不会改变。
    也就是说,从长期来看,部分企业的用限产的方式逼迫钛白产品价格上调是无效的,这样做只会给其他企业让出更多的市场空间。而且攀钢“十二五”末钛白产能接近100万吨之后,每年钛精矿的需求量将达到250万吨,如果算上生产海绵钛的钛矿需求量,则会更高,总之需求量远远超过现在的开采量。钛白生产企业停产、限产倒闭对攀钢的原料销售消化也将不构成任何影响。
    只要生产同类产品,靠加工利润生存发展的钛白企业无论如何也无法跟全产业链的攀钢相抗衡。


攀枝花市金鼎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四川省攀枝花市东区机场路93号 邮编:617000 电话:0812-3351287
网站备案编号:蜀ICP备06022119号